10幅战地速写,致敬“红区”里的“橄榄绿”
发布时间:2020-04-08 22:36 来源: 未知 作者: admin 投稿邮箱:

春分过后,长江两岸满眼翠绿。 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决战决胜的收尾阶段,战斗在红区里的武警医护人员渐露笑容。 这一刻,所有的失望与希望、舍生与忘死、白天与黑夜,正被他们心

   春分过后,长江两岸满眼翠绿。 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决战决胜的收尾阶段,战斗在“红区”里的武警医护人员渐露笑容。

   这一刻,所有的失望与希望、舍生与忘死、白天与黑夜,正被他们心中悄然绽放的春天所代替。 10幅战地速写,勾画出一个个生动感人的抗疫故事,让我们再次走进不见硝烟的战场,品读牺牲与奉献、使命与光荣。 记住,是为了更好地前行。

   请允许我们用这种方式向英雄致敬。 奶奶的幽默“你是武警,武汉的警察。

   ”那天,当我们在给一位奶奶喂饭时,她突然看到了我们防护服上“武警”两个字。

   这位82岁的老奶奶生活不能自理,除了治疗,我们还要耐心地帮老人换被子、做按摩。 “奶奶,来握拳,剪刀,再张开。

   ”平日里,我们都会帮奶奶做手指运动。 渐渐地,奶奶哆哆嗦嗦的手有了力气。

   后来每说起对康复要有信心时,她都会伸出大拇指,给我们盖个“印章”。

   “奶奶,我们不是武汉的警察,我们是武装警察部队。 ”面对老人的幽默可爱,病房里响起了爽朗的笑声,奶奶额头上饱经风霜的皱纹也舒展了开来,慈祥的微笑写在她的脸上。

   “非典”勇士再出征“医生,我的病能治好么?”这个20岁的姑娘攥着被子,边咳嗽边颤颤巍巍地问护士石蕊。 “17年前,我在抗击非典一线不幸感染,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,平时还经常跑个3公里呢。 ”石蕊说到这里故意转了个圈,“别怕,有我们在一定能治好你的病!”病床上的姑娘没有说话,却用力地点了点头。

  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,石蕊再次逆行。 “别怕,我和你们同在”在她的防护服上写下,鼓舞着身边每一位患者。 也正是因为她特殊的经历才让她感同身受,给予了她无穷斗志和信心。

   “17年前我们赢了,这次我们还一定赢!”同一个军礼86岁的肖老是病区年龄最大的重症患者。

   入院时,老人情绪很不稳定,甚至对治疗产生抵触情绪。 而就在那天,发生了转机。 我们无意中看到了他床头的棉帽,帽中心的五角星鲜红无比。 原来,肖老是一名抗美援朝的老兵。

   “前辈您好,我们是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,我们都是军人!”肖老的眼睛一亮,“原来你们是部队里的,好啊,看到你们,我就像是回到了家啊......”后来每天的初次见面,他都会颤巍巍地举手敬礼,我们也会和他一同举起右手。 阳光打在老人泛黄的皮肤上,眼角沟壑中流淌过的,像是那岁月的长河。 椅子上的梦“嘘,让他睡会吧。

   ”进入“红区“以来,这条座椅上留下我们多少美丽的梦。

   那天晚上,转来一名新冠肺炎危重型患者,伴有呼吸衰弱、休克等症状,随时会有生命危险。

   抢救立即进行!平日习惯的操作在有些朦胧的护目镜下难度倍增,观察指标、抽血化验、调整方案...直到患者生命体征稳定,大家才放心离开“红区”。

   “天哪,都治疗8个小时了!肚子好饿啊,你们想吃点啥么?”“……”此时的休息室,只能听到此起彼伏的呼噜声。

   一些医护人员早已脱下防护服,侧躺在椅子上,参与到这场小型交响乐中去了。

   虽然只是打个盹儿,但对战斗间隙的士兵而言,那是一段甜美的梦。 病区里的“文化墙”红区里有一面洁白的墙,战友们提议做成一面励志的“文化墙”。

   可是,画什么呢?我们都不是专业的呀。 “没关系,人多力量大,说不定啊,我们与画家就差一支笔了。

   ”“我想画樱花”“我来画咱们的患者”“我要把最美的防护服画上去~”……几天后,一面生动有趣的“文化墙”就在你一言我一语、你一笔我一画下“诞生”了,让这忙碌的病区顿时充满阳光与希望。

   无论是医生护士还是患者病人,每每路过这幅温馨的“家庭合照”,都会抬头看上一眼。

   “妈妈,等我出院的时候,我可不可以和这面墙合张影呀?”我们知道,有时一面墙,就是一个大写的“加油”。

   谁的小手拍得响?和病毒斗争的日子,经常有人问我们苦不苦、累不累。

   想想也知道,那么多患者需要我们,又怎么可能轻松?但患者对我们的理解和感谢,却像石榴一样,甜到了心坎里。

   “谁的小手拍得响?”“我的小手拍得响,谁的眼睛最美丽?”“护士姐姐最美丽!”每天清晨,病房里时不时会传来一段“拍手歌”,那可是医护人员和患者的保留互动节目。 年轻人们乐在其中,老人们看着呵呵直笑。 那歌声和笑声像是微风在摇晃着生命的风铃,清脆、悦耳,让我们充满力量。

   他们说每天睡前看到的是我们,睁开眼的时候我们依然在,像是个守护神,还是最可爱的那种。 为你们跳支舞吧时间在忙碌中过去,最开心幸福的事便是看到患者病情好转。 病区里有位奶奶对人非常地客气,就连帮她递一个苹果,都能说两声“谢谢”。 有一次我们和她开玩笑,说道:“您负责养病,我们负责养您,您就放心吧。

   ”奶奶听后,眼泪都差点掉了下来。 后来,治疗很顺利,奶奶康复出院了。 临别,朦胧了双眼。

   她摸索了半天,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我没有什么能留下来感谢你们,就为你们跳一支舞吧。

   ”奶奶跳得很吃力,还有一次险些摔倒,但她极力跳好的样子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。

   我们因此,看到了世界上最美的舞姿和最灿烂的笑容,那如同星辰划过天际般闪亮。 大爱绘就的“说明书”“大爷,你以后不会用拐、不知道先迈哪只脚的时候,要记得翻翻这幅画啊。 ”83岁的李大爷出院了,护理组长路美推着轮椅上的大爷,一路交待到医院大门口。 大爷手里,攥着几幅并不专业的简笔画,上面画着拐杖的使用注解。

   路美想得多细啊,大爷刚开始用拐定然不会走路,她就把注意事项绘成了画。 她动笔的时候,才想起来自己的“实力”可能不允许。 一咬牙,路美整整熬了两夜,完成了这份“图释”。

   大爷的眼眶湿润。 “你这个闺女啊,不是一般的好。

   我一看到你,就想流泪,不想走啊。 ”大爷的儿子深深鞠躬留下感谢,“好妹妹,我欠你一碗武汉的豆皮,和一碗香喷喷的热干面啊!”动态黑色音符你听到了么?凯旋的鼓点已经敲响。 你看到了么?故乡的垂柳正在招手。

   尽管战斗还在继续,但归期不远。 正如这幅没有合拢的画卷,期待着浓墨重彩的收官之笔。

   坚守,承诺依旧。

   归来,春满山河。

   加油!人民武警!绘画:萧李雷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